叶宇渊

懒癌犯

突然想到的一个小段子。似乎全是对话没有环境和动作描写,注意避雷

鸣人做了一个梦,他很清醒的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梦。在梦里,他以旁观者的身份看见了自己追回佐助的全过程。当初自己说话那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现在以旁观者的身份看,总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哪里不对呢?想不出来。

最终,到了终结谷的那一次决战。战后自己和佐助平躺在地上,终于让佐助同意回到了木叶。当初没有看到,佐助的眼中流下了泪水,现在看到了,鸣人觉得自己的心好痛,想要为佐助拭去泪水,但当自己的手穿过佐助的脸庞时才反应过来,这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梦醒,鸣人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当初说的那些话,还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为什么在梦里以旁观者的身份来看会觉得不对呢?于是鸣人决定要去问问身边的人。

在一个冷饮店里——

“呐呐,樱酱,我对佐助说的那些话是不是有些不对啊我说?”

“你竟然现在才察觉到,不,你竟然能察觉到?”小樱先是用鄙视的眼神看,然后便用惊奇的目光打量起了眼前的鸣人,
“你不会是假的鸣人吧。”

“我当然是真的啦!不过,樱酱早就察觉到不对了?”鸣人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当然了。”小樱喝了一口冷饮,慢慢的说道:“就你追佐助那势头,还有那些话,怎么看都不是追朋友该做的吧。”

“诶,朋友之间不就是应该这样吗我说?”鸣人的表情很是疑惑。

“你……对朋友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吧。”

“诶,朋友之间不就是应该感同身受,生死与共。在朋友陷入危难时伸出援手,在朋友孤单时陪伴在他身边吗我说?”鸣人一脸不解的说。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怎么破。
“听好鸣人,朋友之间不会像你们这样做的,更不会感同身受,生死与共,那已经是亲兄弟或是恋人才能做的事了。”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佐助的确是我的兄弟呢我说。”鸣人认真的回答说。

“……鸣人,你们之间的举动,就算是亲兄弟都不一定做到如此。毫不夸张的说你们每天都在秀!恩!爱!”小樱表示忍无可忍。

“诶诶诶,我和佐助是朋友啊我说,怎么会是秀恩爱呢?”

“你喜欢佐助吗?”

“当然了啊我说!”

“想要和佐助永远在一起吗?”

“嗯!”

“结婚吧。”

“诶,但我和佐助是朋友啊?”

“(〝▼皿▼)  鸣人,你真的有好好考虑过自己和佐助的关系吗?你们现在已经完全超出了朋友的界限了。”讲真,鸣人你脑子受过重创吧。

“我和佐助还能有什么关系?兄弟么?”

“漩涡鸣人!你是完全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你这个拿着爱情攻略刷友情的笨蛋!”

“爱,爱情,樱酱你在开玩笑吧。我和佐助都是男生啊我说。”

“谁告诉你说只有男女才能谈恋爱的。你和佐助的表现简直可以说是恋人模范了。”

“所以,我对佐助其实是恋人那种喜欢?”不知道为什么,鸣人想到自己和佐助其实是恋人就莫名的兴奋起来了。

“呼,你终于开窍了。”小樱松了一口气,看着两个情侣秀恩爱总比看着两个刷着朋友的人秀恩爱好吧。

时间、地点转换(好像我过渡的有点粗糙请大家不要在意,鸣人觉醒那么快是剧情需要)

“佐助,我喜欢你!”扭捏半天,鸣人终于红着脸说出了这句话。

“嗯,我知道。”佐助非常平淡的回答了鸣人。

“不,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恋人的那种喜欢啊我说!”鸣人看着佐助的脸便能猜出佐助心里想的是什么。

“鸣人,你是不是生病了,还是中了幻术,我给你看看吧。”说罢便伸出手要摸鸣人的额头。

鸣人一把抓住佐助的手,说:“不是的,我没有中幻术也没有发烧,我喜欢你,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佐助,我们在一起吧。”
笑容一如往常,不,比平时还有灿烂许多,如同发光的太阳一般。

下面的应该是刀吧,不想吃刀的就别往下看。



















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机会
















好吧,你既然这么执着我也就不劝你了

下面是真·结局

佐助收回手,神色悲戚地看着面前的鸣人,说:“太晚了。”黑曜石般的眼睛,清晰地映照出鸣人惊恐的面容。

“佐…佐助。”鸣人伸出手,想要抓住佐助,但怎么也碰不到。明明不过两米的距离,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界。

佐助露出了一个难得的温柔的笑容,是那样惊心动魄的美,看着这样的笑,而现在鸣人却只想哭泣。“鸣人,我也喜欢你。我也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但是,对不起。”

“呼,呼呼。佐……助。”鸣人突然惊醒,原来自己在墓碑旁睡着了。回想着梦的内容,眼泪无声的落下。鸣人捂住脸,再也忍不住的大声哭泣。

佐助早已在三年前的那次任务中死去,因为佐助执行的都是高难度任务,尸首完全找不到,最后剩下的一丁点遗物还是通灵忍兽带回木叶的。

而现在身为七代目的自己已经没有资格说一起去死这样的话。当初约定好的诺言还是没能实现啊。

现在梦真的醒了

一切都太晚了

这篇文章的题目应该叫《托梦》吧

两个小段子

从书上看到的两个梗

1.愚人节的玩笑

“诶,今天是愚人节啊。我一定要好好捉弄一下佐助这家伙。”鸣人看着日历露出了一个不明所以(阴险)的笑,接着又烦恼起来,“但是,要怎么做才能捉弄到佐助啊我说!”

“有了!”突然,鸣人似乎想到了什么。
“嘛,就给我们最受欢迎的‘男神’写一封情书吧。”

说做就做,鸣人立刻找来纸和笔,准备开始写作。但,以鸣人的智商又怎么能写出好的情书呢?修修改改了几次,还是没有一份能拿的出手的情书。

“啊啊,这是肯定拿不出手的我说。又不能告诉别人,如果被小樱她们真的我要给佐助写情书,还是玩笑性质的,小樱一定会打死我的说。”鸣人看着手上的纸,上面不过几行的字潦草凌乱,根本就不可能作为情书送人。

“情书什么的完全不会写啊,如果把佐助当成朋友的话来写的话,我倒是会写一大堆的说。”鸣人看了看时钟,已经到下午了。“没办法了,就按照写朋友的来写情书吧。嗯,只要把信中的‘朋友’删掉,再加上喜欢你这句话就可以了吧。”

握住笔抽出新的一张纸,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写作。“不过,这应该不算情书吧,又怎么能捉弄到佐助呢?”鸣人又想到,
“啊,不管了,快没时间了。”

鸣人送出去那封信后就后悔了,无数次怀疑自己那时候脑子是不是抽了。心惊胆战地等着佐助收到信后是会过来揍他一顿,还是会直接无视那封信。

没多久,鸣人就收到了佐助的回信。上面写了五个字:我也喜欢你。笔锋刚劲,力透纸背,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刚看见信的内容那会,鸣人的心中完全是无法理解的高兴,但……这只不过是愚人节的玩笑罢了。

“啊,佐助也学会开玩笑啦我说。不会是佐助呢,只是这么几个字就把我的玩笑反击回来了的说。”这只是个玩笑罢了,为什么这种心中这种失落的感觉……

抑制住自己心中的那种失落,想道:既然佐助还愿意跟我开玩笑的话,那我们应该还是朋友吧我说。

迟钝如鸣人,当然不会注意到这封信的日期,是4月2日。

2.旅行

我曾到过荒无人烟的沙漠,感受过那种连空间都能扭曲的灼热

我曾到过无边无际的草原,那里除了绿色覆盖的大地和一碧如洗的天空,别无他物

我曾进入过密林的深处,那里的树林遮天蔽日,一丝阳光都照射不进来

…………

我曾到过很多的地方

但有一个地方我却一直,一直都到不
了——你的心底

“鸣人”

“什么事啊?佐助”

“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即使这是早已确定的答案,心里还是有着一丝期盼

“我们当然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啊我说!!”

像往常一样灿烂的笑容令人无法直视。

“永远的!”

是啊,我到底在期盼些什么。

我们一直都只是朋友,而已。

以前写的一篇短篇脑洞,与正文无关,人物性格有点崩,有不合理的地方请无视,谢谢。

鸣人和佐助一同看着那个突然间出现,阻止他们战斗的那个人。佐助皱起眉头,从他叛村开始这个人就一直出现在每场大战中,挽回那些本应无法挽回的过失,现在又来…总觉得那个人似乎很熟悉。“你这家伙到底是谁啊我说?!”鸣人首先沉不住气问。白痴,这样谁会告诉你啊。佐助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出乎意料的是,面对鸣人的提问那个人扯出一个嘲讽的笑,说出了一句让两人震惊的话:“白痴吊车尾,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么。”那熟悉的声音,那熟悉语调,鸣人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佐助?!”只见那人结了一个“解”的印,一阵白雾过后原本相貌平平的人变成了一个黑短炸的貌美青年。和现在的佐助基本没什么差别,只是一身音忍的装扮换成了木叶的忍服。“好久不见,吊车尾的。”

佐助打开了写轮眼,看着面前这个自称是【佐助】的人。(平行世界的人写作【佐助】,本世界的人写作佐助)【佐助】看着他们并不相信神色,冷哼一声道:“在怀疑我的身份吗,相貌能够模仿,那这个总不能模仿吧。”随即,【佐助】那纯黑色的瞳孔变成了六芒星永恒万花筒。佐助用万花筒确认了一下,虽然和自己的有些许不同,但的确是真的。“确实,不是幻术。”现在鸣人有点懵:“有两个佐助?”
“白痴。”佐助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问【佐助】,“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中的宇智波佐助。”“那你为什么会到这个世界?”
“因为我们的世界已经毁灭,全忍界的人都死了,只剩我一个人打破了空间,来到了这个世界。”佐助轻蔑的说:“与其一个人逃走活下来,还不如同那个世界一起死去。”【佐助】别过头,声音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既然选择活下来,就一定有我自己的理由啊。”【佐助】想到了过去,想起了世界毁灭时,那个人的话——

“快走,【佐助】!世界要毁灭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 ,我不会一个人走的,这有违宇智波家的骄傲!”

“吊车尾!你竟然敢……!”

“对不起,佐助。就让我也任性一次吧,就算拼上我的性命,我也要让你活下去!”

“我…不…走!”

“再见了,佐助。带着我们大家的份活下去吧。”

眼前一片漆黑,等再次醒来时,已经身处于一片森林中了。翠绿色的树叶上的露珠反射着金色的阳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却怎么也遮不住【佐助】心中的悲伤。呵,吊车尾,你真的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大白痴啊。晶莹的泪珠从【佐助】脸上划过,滴落在草地上。那个吊车尾是知道自己不会一个人活下去才说什么“带着大家的份活下去”的吧。真是个笨蛋,现在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佐助】总感到有些不对,起初他还以为是刚到一个新世界还不太适应但没过多久【佐助】就发现这其实是这个世界的排异现象,自己终有一天会消失在这世上。这个情况估计吊车尾也没想到吧,不过以他的智商怎么可能想到。看来不能实现“带着大家的份活下去”这件事了,那就改变这个世界既定的命运吧。

回到现在——

“有什么事吗?”佐助皱着眉头问。【佐助】直视着佐助,仿佛看见了过去的自己:“不要再执着于一条路了,被仇恨所蒙蔽的双眼是无法看见真相的,也会错过身边重要的人。”“你所说的真相是什么?!”佐助再次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
“关于未来我不能透露太多,已失去之物是无法挽回的。而你此刻还站在那个岔路口上,看清周围,不要再选错路了。”
“你这是…”佐助看着身体逐渐变淡的【佐助】,心中有些惊愕。“我早就知道自己会消失,我是来见你们这最后一面,告诉你一些事。”佐助默默地看着几近透明的【佐助】,面色沉重。“呐,鸣人。”【佐助】转向从刚才就不知道说什么,也插不进嘴,就只好默默待着的鸣人。只见【佐助】温柔一笑,道:“能够遇见你,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说完【佐助】就消失不见。只剩下在风中凌乱的两人

“佐,佐助,跟我回去吧!”虽然被【佐助】的话刺激到了,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似乎已经把佐助带回了木叶,在这个世界里的自己又怎能落后呢。“不过,真没想到佐助居然也会说这种话啊我说。”

“啰嗦,白痴吊车尾,那又不是我。这一次就放过你,不会有下一次了!”然后佐助便瞬身离开了。 那个所谓的真相是什么,那个人又对自己隐瞒了些什么?直觉告诉他,这很重要。但那个世界的自己又为什么要说这种令人遐想的话,那个吊车尾怎么可能……佐助的耳边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命运的指针似乎微微偏离了赌场的指向。

—— —— ——
不要问我为什么鸣人没有拦着佐助走,剧情如此。(懒得再编下去了)

 

第一次做,见谅见谅

手绘的佐助大人

[火影]平行世界(番外)

文笔渣,私设多,请见谅。

(二)
“哟,好久不见了。”夜羽从窗口跳进屋中。“五十年了。”辉夜看了夜羽一眼,“你一点也没变。”“你不也是一样么,卯之女神。”夜羽笑嘻嘻地回答,“而且什么一点没变,我长高了好伐。”而后又叹了一口气:“其实你当初没必要听夜溒的话,现在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那才是她应该拥有的生活。”辉夜的语气是丝毫不变的平淡。

史料记载,卯之女神侍女为护主而死。连一个名字也没有记载下来,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侍女--爱野已经被复活,还在这个世界中生活。

最怕的就是空气突然凝结,“不如我们去看看爱野吧。”辉夜看着眼前的男孩,已经知道是所谓的精神分裂,但这么久了还是没办法适应前一秒还像万年冰块的人突然就变成一只大型犬。“……她的生活不需要我们。”语气一如既往的死板。夜羽抓住辉夜的手臂就往外跑,什么嘛,明明是想见她的啊,宇智波家的口是心非是从这里遗传的吗?

不一会儿她们就到了爱野住的地方,真的很近,不过十多分钟的脚程。“可以放开了吧。”才停下就听见辉夜冷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自然而然地松开手,夜羽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现在是一个男孩子,不过自己现在还小不用在意这些吧。唔,似乎有人在问我的性别?O(∩_∩)O哈哈~作者已经明确地说了“他”了吧,不过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穿越前是个女(女)孩(汉)子(子),还是个腐女吗?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最萌的是就是火影中的cp吗?别天真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咦,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夜羽和辉夜站在那看了二十分钟左右,看着爱野的笑容,辉夜似乎也被感染了,嘴角不自觉地露出微笑。但转瞬即逝,“回去了。”转身的一刹那,身边温度恢复平时一样,仿佛刚才的温柔只是错觉。果然,爱野对于辉夜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啊。只可惜……

“哟,我又来了。”夜羽再次从窗口跳进屋中。“爱野,死了。”还是以前一样的语气,却感到了无尽的悲伤。夜羽闻言沉默了,说:“对不起。”“你什么都没做,不需要道歉。”我到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啊。夜羽的心里也不好受,想找一个话题来打破这沉默的局面。突然间夜羽发现在辉夜身后不远处有两个小婴儿,应该是羽村和羽衣吧?

夜羽走过去看,辉夜也没说什么。“这是,你和大名的孩子?”夜羽刚说完就感觉不对,大名早八百年前就和辉夜没关系了,但除了那个负心汉大名谁又能和辉夜扯上关系。“不是。”果然吧,不过是辉夜自己生的也不是不可能。为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打开转生眼看了看(辉夜成神时候觉醒的,夜羽不仅觉醒/复制了六勾玉轮回眼,而且还有转生眼,但没有辉夜的那两个能力,可以当作穿越的金手指),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我…我绝对是穿了假火影吧!虽然转生眼看到的绝对不会错,但我还是抱着一丝侥幸问:“这两个孩子是谁的?”辉夜听到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喜,但还是回答道:“是我和爱野的。”

我去你要不要承认的这么干脆,感觉心有点累。不对。夜羽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好像原著中也没有说过羽村和羽衣是辉夜和谁生的,所以这就是原著么?夜羽之前一直待在洞穴里,无事可做,相反夜溒却是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于是夜羽只能回忆自己追过的动漫和漫画,回忆最多的就是火影了!夜羽发誓他绝对记得火影的内容,虽然是大部分。不过穿到平行火影也好,毕竟原著中有太多刀,我吃刀吃够了!啊啊,不管了。心里这么想的夜羽伸出手戳戳小包子的脸,噢噢好可爱o(*////▽////*)q。

(番外)平行世界(一)

第一次写文,文笔渣请见谅。如果有什么不对请指出。还有就是这是平行世界的人,所以有很多私设。此章微辉爱。

我叫夜羽,是一个穿越人士。我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换了一个地方,而且自己好像还变小了。望着自己肥嘟嘟的小手和周围一片漆黑的封闭洞穴。从心底涌上来的是担心,我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啊啊!!!
然而事实表明我并不需要为此事担心,只有我想周围就会立刻长出长有果实的枝条,不过我也是要吃肉的啊!
因为在洞穴里很无聊,所以这是我第N次和那唯一和在我穿越过来就一直在的果子大眼瞪小眼(单方面)。这是我唯一不能吃的东西。不过我也不能从这个果子上得出什么结论。没错,直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我现在到底在哪一个世界。
时间一直在流逝,但我却没什么感觉,因为,这里是完全封闭的。我感受到了无尽的孤独,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完全无法忍受这种孤独。好想找一个人陪自己聊聊天啊,于是,在我的此类想法中他--夜溒诞生了。夜溒,我的另一个人格,除了性格冷淡,处事能力专业,以理性处事(夜溒自己的善恶评分标准)和各种副业满级外和我一模一样。有了他,我总算是不用一个人了(虽然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人)。
后来我,不我们发现我们拥有操纵所谓元素的能力。原本封闭的空间也因此能模糊地看见外面的一些景物了,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打破这该死的封印。没错,这个空间就是一个封印空间,似乎是为了守护那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果子,而我只是意外封印在这里的,但还是没弄清楚这是个什么世界。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到现在都没长大一点。我本来以为打破封印需要很久,直到那一天……
那天是夜溒值夜的日子,“嗯?”夜溒望着外面有许多人朝这里跑了过来。因为是在晚上,所以人们都举着火把,在火光即将到来之际突然间有一个白发白眼的女子穿过封印跑路进来。哦吼,你逗我呢,我斗争了那么久的封印结界是个能进不能出的坑货。“啧,你的名字?”夜溒的心情很不好。那名女子有些惊讶,似乎是没想到这里还有人吧。“大筒木辉夜。”那名女子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而夜溒此刻的心情立刻从糟糕转换成为大写的懵逼,也就是说这是火影世界,还是在远古时代?!呵呵,累感不爱。
不过虽然内心有点崩,但面上却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如果是夜羽的话估计从面上就能看出他在想什么了。见进来的只有她一人,夜溒开口道:“爱野呢?”辉夜沉默不语,也不惊讶为什么夜溒会知道爱野。见辉夜沉默夜溒立刻就明白现在爱野已经死了。“反正你来到这里是为了神树的果实吧,想要的话就自己过来拿吧。”“你不是要守护神树的果实吗?”“事实上这里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听到夜溒这么说辉夜也没有多少怀疑,径直走到果实所在地伸手摘下。看到辉夜这么容易摘下来,夜溒心中吐槽之魂熊熊燃烧:你TM的果然是要有合适的人吗?我每一次靠近果实的五米时就会被结界弹飞,你一个果实居然还带认主功能,你真是*#ugcds*ko
       #感觉自己冷淡的人设要崩居然是因为一颗果实的我是否药丸#
“你如果得到力量要把爱野复活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删了她的记忆。”夜溒不管辉夜听到这话时的愣怔,继续说,“你吃了神树果实之后羽化成神,寿命可谓无限,但她复活之后却依旧是一个普通人。比失去更痛苦的就是再一次得到后又失去,不过如果你是想有一个能照顾你的奴仆,你也可以把她做成。”傀儡。话还没说完夜溒就看见辉夜正在用那冰冷刺骨的眼神看他,于是夜溒识相地闭上了嘴。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或者说你的愿望是什么?”夜溒看着外面朦胧的景色,心情并没有因为解除了封印而高兴,夜溒知道这是必然的,果实被取走了封印自然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辉夜现在也有些迷茫,愿望么,她的愿望是什么?脑中想起来爱野曾经说过的话,“我的愿望是一直守护辉夜大人!”“辉夜大人是值得我用生命守护的人啊!”明明那么弱小却说什么守护,结果连生命都丢了呢。愿望么,愿望是:“让弱小也有保护自己的力量。”夜溒一愣,辉夜的最初愿望是这个么,难怪在知道查克拉被用于战争后会要回收查克拉,啧,得想个办法才行。
据史料记载,大筒木辉夜吃下神树果实,成为查克拉之祖,后把查克拉使用方法教与世人,被世人尊称为卯之女神。

抱歉,本来以为三章就能完的。看来要多写几篇…吧?

[火影]平行穿越原著

我不太会发文字,更新会很慢很慢。

(二)
“为什么我要穿这个?”[小樱]一脸嫌弃地看着手上的披风。“你的话不太好在别人面前露脸吧。”夜羽看着[小樱]手里还过得去的黑披风,“你就这么嫌弃吗?”听到这样的解释,[樱哥]二话不说就把披风扔了:“反正都要露脸,早露晚露还不是要露。”夜羽思索后发现的确是这样就也没纠结到底要不要穿披风这个问题了。
“现在是什么时期?”村正问。夜羽感知了一下周围回答道:“四战前几天。”“四战?”[春野樱]有些疑惑。“你好像知道一些未曾发生过的事啊。”村正上下扫视着夜羽。没办法啊,谁让我是穿越者呢。夜羽心中这么想。见夜羽不回答村正也没有想继续问下去,也并不关心这个世界的事 ,便转到另一个话题上:“什么时候开始找原之力?”“过几天四战爆发,那时原之力会比较容易找到,这几天先布置一下祭坛吧。”夜羽估计了下时间说。
四战开始后三人就开始寻找原之力,最近原之力虽然活跃起来了,但是毕竟不是那么好找的。最终三人在十尾复活的时候找到了原之力。
三人兜兜转转,看着被他们选作成为四战主战场。
“这样让他们打,不会把祭坛打坏吧。”这是嘴上担心但身体丝毫不动的[樱哥]。
“不要再找错地方了啊。”这是经过十几天连续不断到处奔波心有怨气的田岛村正。
“不会的,这里的力量十分纯粹,绝对是原之力。”这是很自信的夜羽。“我们下去吧。”
“等等,下去前我有个问题问你。”夜羽被村正拦住了。“什么?”“你不会干涉这个世界的事,对吧?”“看情况。”村正皱起眉头。“反正不会做太出格的事。”虽然得到了保证但村正还是不放心,毕竟面前的人是个喜欢搞事的人。“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提醒了夜羽一下。
接着[春野樱]问:“等一会你举行祭典的时候不能被打扰,但凭我们的实力完全无法帮你。”夜羽思索了一下说:“那等一会我先复活几个人吧。”“需要多长时间?”“最少十分钟。”“十分钟吗?如果那俩位出手,我们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村正说的这句话让两人陷入沉默。
“可以先不举行祭典,先用原之力复活人,需要一分钟。”夜羽又提了一个意见。“一分钟么?可以。”“那就这样定了。”随后三人一起跳入战场。

平行世界里忍界没有发生过大战,最多就是一些小型争战。至于为什么平行世界会被毁,你可以理解为世纪灾难什么的,类似于天罚。原因的话…嗯,有点麻烦,我会在最近开一章番外说清楚。
大家觉得谁会复活呢?

[火影]平行穿越原著

第一次写文,文笔差是,私设较多请见谅。如有雷同,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平行世界的人加[  ]原著中的人不加。
cp是鸣佐柱斑扉泉带卡止鼬
看清楚了再进!!!
(一)
木叶村外,茂密的森林中,空间有了剧烈的波动。凭空出现了许多裂缝,似乎就要崩溃。突然,,一切恢复平静,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一样。只是原来的地方多了几个人。
“你们没事吧?”其中一个男的问。“没事。”剩下两个人说。“就是这样里么?还真是怀念啊。”[春野樱]问。(小樱就不多介绍了,大家都知道)“嗯,行事要小心些毕竟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夜羽回答道。(夜羽:平行世界根部部长,实力强大)“我们能够成功复原我们的世界吗?”田岛村正问。(田岛村正:沙隐村上忍,与我爱罗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夜羽一把挽过村正的脖子在他耳边说:“村正,你应该相信我的实力才对啊。”但村正无比淡定的对小樱说:“你今天没有督促他吃药吗?”小樱用手捂着嘴显然是在偷笑,夜羽尴尬地转身走开,咳了几声后严肃地说:“不要闹了,我们还有去找原之力的。”“好像是某个蠢货在闹吧。”村正一开口就是讽刺。“咳咳咳,你真的不姓宇智波吗?”“我是砂忍谢谢。”夜羽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在心底默念:看在我爱罗的面子上,看在我爱罗的面子上…几次后才平静下来。“出发,去找原之力!”

这次先写到这,不知会不会有人看。原之力是什么后面会有介绍。